暴徒提供-对暴徒逃票乘车、破坏车站设施的行为不制止不追究

  • 时间:

【钱塘江鬼王潮将至】

最諷刺的是,對於站內設施損毀,垃圾雜物遍地,牆身更有塗鴉,連電梯都要圍封維修,港鐵表示已經報警處理云云。如果港鐵認為暴徒的破壞行徑違反法律,不能接受,為什麼不在事發時就要求警隊入內清場,並且為警隊提供方便,為什麼要在賊過後才興兵?如果港鐵認為暴徒行徑對其造成嚴重損失,為什麼還要為他們提供免費的逃走專列?而且,為暴徒提供逃走專列已經不是第一次,在每次暴力衝擊尾聲之時,港鐵都例必作出有關安排,為暴徒提供方便逃走的交通工具。難怪暴徒一直喜歡在鐵路沿線發難,現在甚至進一步在港鐵站內發難,究竟孰令致之,不是一清二楚嗎?

文/方靖之8月21日的所謂元朗靜坐集會,一如所料再次演變成暴力衝擊,一班全副武裝的暴徒企圖進入元朗圍村搞事,結果被現場警員阻擋,暴徒隨即逃入元朗站大肆破壞,一邊落閘阻止警員進入,一邊在站內亂噴滅火筒、敲打天花板及欄桿、以鐳射槍亂射照射警員,將元朗站大肆破壞蹂躪。為了確保逃跑路線,暴徒更一直阻止西鐵列車開出。

港鐵作為公共交通機構,並沒有理由和責任為違法分子提供免費專列。或者,港鐵是擔心如果不配合暴徒的需要,將會遭到暴徒的狙擊及搞事,令港鐵不勝其煩。但問題是港鐵妥協了,已經充分配合暴徒的行動,結果不但沒有令暴徒收手,反而令他們更加變本加厲,更加有恃無恐的在港鐵站搞事,港鐵的所為根本是在飲鴆止渴。

港鐵的大股東是香港政府,因此在主要的公共交通機構這個角色外,港鐵某程度也屬於半公營機構,理應承擔社會責任,尤其是配合警方執法,共同制止暴力,維護公共安全。但在這場風波中,港鐵的所作所為卻令人失望,公然允許暴徒進入站台派發鼓吹政治行動的單張;對暴徒逃票乘車、破壞車站設施的行為不制止不追究;在暴徒施暴後更每次都提供免費專列讓他們離開。這些行為不要說沒有承擔社會責任,更有縱容暴力、配合違法行動之嫌,港鐵管理層理應就有關行為出來交代,作為大股東的特區政府也應該作出追究及問責,不能讓港鐵成為暴徒專列。

近期暴徒的暴力衝擊愈來愈依賴鐵路,幾乎每次發難的地點都選擇在港鐵站附近,以方便逃走。面對這個趨勢,全世界政府都肯定會要求鐵路配合,例如在暴徒發動衝擊時立即將附近的港鐵站「落閘」,不再讓人進站內,或者隨即宣佈列車不會停發生暴力衝擊的港鐵站,令暴徒失去退路,以配合警方的執法行動。任何交通機構、公營機構都不可能、不可以拒絕警方的要求,否則就是阻差辦公,就是縱容違法暴力。港鐵應該理解自身責任,他服務的是廣大市民,而不是暴徒,港鐵不配合警方執法,難道真的想讓列車變成暴徒逃走專列?

對於暴徒的破壞行徑,警方果斷進行清場,可惜最終還是讓暴徒成功逃走,當中主要原因是港鐵再次為暴徒提供逃走專列。在暴徒破壞期間,港鐵只是對外表示有「公眾活動進行」,所有列車不停元朗站,但同時港鐵又表示會提供特別免費車接暴徒離開。有了港鐵的保證,令暴徒更加無後顧之憂,可以放開手腳破壞,可以更有恃無恐的與警方對峙,因為他們知道在站內早已有一班免費專列等待,安全、舒適、快捷地將他們送回家,令他們可以不須承擔任何代價之下,就可以達到破壞發洩的目的。有了港鐵的支持,自然令暴徒可以更加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