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健康-在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同时也要对家长进行青春期教育

  • 时间:

【女子接力接棒失误】

暑假成了流產假意外懷孕的大二女生小劉在一家私人診所進行人工流產。診所醫生檢查後告知,做人流前還需進行宮頸治療。小劉前後花了5000多元,卻出現了人工流產後伴隨出血,不得不轉回公立醫院就診治療。

我國有效性教育缺失,正規渠道難以獲取正確的性健康知識,導致海量、未經分級的信息成為青少年性啟蒙的主渠道。針對這一問題,需要家長、學校、社會共同重視起來。

醫務工作者建議重視小學畢業季、中學畢業季、大學入學季三個青少年生殖健康教育關鍵期。在對孩子進行性教育的同時也要對家長進行青春期教育,讓家長掌握健全、科學的生理健康知識,打破家長“羞於啟齒”的心理藩籬。

東南大學關艾青年協會與江蘇多地疾控部門合作在江蘇多地開展性教育調研。“有的老師認為中學生忙於學業,進行性教育是完全沒有必要的,甚至會影響學業。”該項目前負責人、東南大學學生晏濤說。

暑假期間人工流產手術量上升且接受手術人群年輕化趨勢明顯,折射出未成年人相關意識淡漠、性知識混亂,背後是性教育缺位的嚴峻現實——性教育進校園常遭尷尬,性教育課程難以開展。

“想進學校做講座,學校排斥我們。”吳江平曾“求著”某學院副院長,上門進行性教育知識普及,好不容易做通工作,講座現場老師卻拒絕演示如何使用避孕套。想做青少年在性教育、保健、性病艾滋病防治方面的調查,也得通過私人關係,甚至要出勞務費才行。

大部分父母對於性教育也羞於啟齒。此前曾有杭州家長在微博上吐槽學校發放的《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尺度太大,引髮網友熱議,最終導致校方將該書收回。南京一名家長說,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曾在班會課上講生殖健康知識,但有學生家長明確在家長群中表示“一個年紀不小的男老師給女同學講這種知識,像什麼話”。

瑪麗斯特普國際組織中國代表處南京中心主任李瀾建議開展“同伴教育”。如採取“自主參與型”性健康教育模式,通過青年人互相影響、同伴互相教育的方式進行性教育。

南京市婦幼保健院門診計劃生育手術室的數據顯示,該院2018年人工流產手術量約1.3萬人次,2019年上半年近6000人次。其中應引起重視的是,未成年少女懷孕的案例屢見不鮮,最小患者僅13歲。青少年不僅有較高的流產率,重覆流產率也處於較高水平。該部門負責人表示,這還不排除很多人瞞報年齡進行人流手術,以及去“黑診所”動手術,實際情況更令人擔憂。

多名醫務工作者反映,暑假成流產假,折射青少年生殖健康教育堪憂。中國計劃生育協會2016年公佈的《大學生性與生殖健康現狀調查報告》顯示,超過兩成的大學生有過性行為,在有過性行為的人群中,11%曾有過懷孕經歷,9.9%的人有過人工流產經歷。

重視三個關鍵期,建立“友好醫生”制度

同時,我國已有的流產後服務項目並不一定適合青少年群體。“她們承受身體、心理雙重壓力,需要醫生、護士站在她們的角度去理解她們的行為,排解她們的苦惱。” 吳江平建議,充分發揮各級婦幼保健機構青春期保健門診的作用,建立“友好醫生”制度,由教育部、衛生行政管理部門牽頭安排各類學校與轄區婦幼保健機構對接。

校園性教育尚未完全“脫敏”受歷史、文化等因素影響,至20世紀80年代,我國才開始重視性教育。改革開放以來,為推進校園性教育,教育部2008年發佈《中小學健康教育指導綱要》,將性教育有關內容納入健康教育大框架。國務院2011年發佈的《中國兒童發展綱要(2011-2020年)》也提出“將性與生殖健康教育納入義務教育課程體系”的奮鬥目標。但從實際操作看,性教育進校園常遭拒絕,家庭普遍採取迴避態度。

“這樣的患者很多,女生沒有自我保護意識,男生缺乏責任感。”南京市婦幼保健院婦女保健所所長吳江平告訴半月談記者,每年情人節、寒暑假以及一些小長假後,都會迎來一波人工流產小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