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年期进一步-从上图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历史走势来看

  • 时间:

【国庆返程高峰】

但是,美國現在1.26萬億美元的準備金總額中,有75%~90%集中在美國五大銀行手中,而且摩根大通一家的準備金比例即占到25%-40%,這樣直接導致美國中小銀行對於流動性需求非常強烈。

從中國國內情況來看,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在8月11日一度跌破3%之後,即開始掉頭向上,9月份以來從3.01%一路反彈到了3.14%。

從上圖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歷史走勢圖上看,2008年和2016年的是兩大歷史性低點,2018年12月為2.67%,而2016年10月為2.65%,顯然距離歷史底部仍然有150個基點的空間。

為此,中國在2018年以來持續補充大銀行資本金的基礎上,現在開始進一步要求補充中小銀行的資本金。同樣,美國在9月17日隔夜回購市場上出現利率飆升10%之後,將隔夜回購操作持續化,且有長期趨勢。與此同時,美國銀行業準備金近8成集中在美國5大銀行內,中小銀行準備金嚴重不足,10月10日美聯儲將修訂規則,減輕中小銀行壓力。隨著中美兩國貨幣政策制度的變革推進,在今年第四季度,全球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有望出現進一步下行。

而同期,美國金融利率傳導也出現問題。由於受制於巴塞爾協議III協議的約束,美國銀行業準備金約束也在進一步增強,結果導致回購市場隔夜資金利率大幅飆升,9月17日一度飆升10%,而在美聯儲大額資金投放的情況下,9月30日隔夜利率仍然上升到了2.8%。在這種背景下,市場對於10月份美聯儲推出新的政策工具預期強烈,而且9月份美聯儲已經開啟了實質性量化寬鬆措施。

9月27日,中國國務院金融委表態,要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渠道,進一步疏通金融體系流動性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有效引導中小銀行下沉重心、服務當地,支持民營和中小微企業。要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高水平雙向開放,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和資金進入境內金融市場,提升我國金融體系的活力和競爭力。

10月8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已經公開表示,美聯儲將很快宣佈若干措施,來解決利率市場面臨的儲備金問題。美聯儲正在研究短期美債(T-Bills)方面的選項,而不是量化寬鬆(QE)。美聯儲將採取適宜的貨幣政策,而政策並不處於預設模式。從儲備金管理方面來看,資產負債表的規模擴大並非QE。

美債收益率開啟年度暴跌模式,最高回落180個基點!全球收益率逼近歷史新低,中國樓市和美國股市成關鍵因素

但是,進入今年8月底以來,各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持續下跌趨勢已經戛然而止,紛紛在低位徘徊,特別是中美兩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沒有跌破3%,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沒有跌破2016年7月的前低1.37%。

一年前,2018年9月27日凌晨兩點,美聯儲宣佈加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上調至2%-2.25%,創2008年以來最高!受此影響下,隨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持續攀升,刷新曆史高點,在2018年10月9日達到2011年以來的最高點為3.252%。

在中國國內,收益率也在持續下滑,包括關註度非常高的餘額寶。根據天弘基金餘額寶的最新半年報披露顯示,2019年上半年1.03萬億的餘額寶總份額,較年初減少了991.4億份,比去年減少了40%,已連續5個季度下降,只為寶寶們賺了123.6億的收益,凈值收益率只有1.19%。

最大回落180個基點,美債收益率開啟年度暴跌模式

彼時,國際社會一片驚呼,大喊美債40年周期的大轉折已經來臨,包括美國新老債王、中金、廣發等一眾國內外研究機構,紛紛預測2018年年底美債收益率有望進一步攀升。然而,恰恰從這一刻開始,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開啟了一路暴跌模式。

10月5日,紐約聯儲已經宣佈將原定到10月10日終止的每日回購操作,延續直至11月4日。從9月17日開始,紐約聯儲連續多日實施回購操作,總投放規模接近7000億美元,緩解市場短期流動性壓力。

上圖為3個月內美債收益率走勢。從美債收益率走勢來看,隨著一周以來美股的大幅下跌,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呈現大幅下滑態勢,將9月以來的反彈幾乎全部抹去。當前報價在1.51%左右。

10月10日,美聯儲理事會將開會敲定新規則,為中小銀行減負,同時保持對華爾街大行的壓力。美聯儲估計,這將減少整個行業的資本金約80億美元,降低流動性需求數十億美元,並降低中小銀行的合規成本。新規則將給每家銀行分級,不僅取決於它的總資產規模,還取決於對高風險短期融資的依賴,表外曝險規模以及美國境外業務規模。

來源:券商中國一年前,2018年10月,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來到了7年來的高點3.25%。隨後,在40年周期轉折點來臨的萬眾驚呼中,開啟了全球債券收益率暴跌模式。一年來,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最大回落近180個基點,遠遠將美聯儲兩次總計50個基點的降息幅度拋在身後。

很明顯,短期內,中美兩國貨幣政策都出現了“腸梗阻”,中美兩國都面臨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的要求,特別是在巴塞爾協議III協議規則要求之下,中美兩國中小銀行的資本金約束明顯增強,迫切需要增加新規則,實現中小銀行的進一步擴表,帶動實際利率的進一步下行。

何以如此?從政策面上看,中國仍然在致力於疏通貨幣政策的傳導渠道,推動10年期國債收益率出現實質性下行。正如央行表態,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疏通需要打破三個主要的約束條件:資本約束,流動性約束和利率約束。

美債收益率會不會跌破2016年7月份的1.37%歷史低點?從一年前眾人高呼40年周期轉折的預判來看,很少有人能準確看出一年後的趨勢。但是我們可以從歷史中尋找線索,特別是從上一輪2016年7月全球債券收益率共同見底的特征來找尋,顯然這一波明顯還不具備那種見底的特點。

到了2019年10月份,韓國和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跌破2016年的低點。而中國、美國兩大主要經濟體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仍然沒有跌破2016年的低點。這成為9月份全球範圍內,10年期國債收益率沒有進一步下行的重要障礙。

2016年年中開始,全球各大主要經濟體10年期國債收益率,紛紛見底回升。特別是中國在2015年5次降準降息之後,房地產信貸規模成倍數增長,以及美國大幅降低公司稅率之後,各國收益率集體上漲。但是,在2017年12月初,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率先見頂。其後,德國、韓國等全球主要出口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紛紛在2018年2月份見頂回落,反觀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則遲遲到2018年10月份才開始回落。

特別是,作為全球基準的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年來回落了165個基點,而從2018年10月9日高點3.252%,回落到2019年8月份最低點1.459%,回落近180個基點,幅度遠遠超過美聯儲降息幅度。而美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更是首次降到了2%以下,是有記錄以來第一次。同樣美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是11年來首次跌破3個月期LIBOR利率。

中美均在疏導貨幣流動性渠道,關鍵看中國的房子和美國的股票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顯然,從中美兩大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來看,短期都受到了包括準備金約束等巴塞爾協議III協議在桎梏,但是隨著全球經濟的進一步回落,市場對於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的要求越發強烈。

但是,進入10月份,各國股市的脆弱反彈紛紛宣告結束,帶動了各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再度出現下滑。不過,從目前主要經濟體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來看,仍然沒有跌破8月底低點。

從上圖來看,一年來,美國各個期限國債收益率回落幅度均在100個基點以上。

橫亘一個月的盤整面臨突破但是,從8月底開始,各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下跌趨勢已經戛然而止,紛紛在低位徘徊,特別是中美兩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儘管8、9月份,各國降息的力度和範圍都在進一步加大,但是9月份,國際範圍內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則出現大面積反彈。回頭看,顯然是各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走得太快,而各國政府的降息腳步落在了後面。而從各國股市表現來看,8月份以來,各國股市明顯進入一波反彈行情。

從上圖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歷史走勢來看,2012年7月份最低1.45%,2016年7月份最低1.37%。顯然,前期歷史低點已經近在咫尺。2012年是歐債危機集中爆發的一年,2016年是全球PMI指數集體暴跌的一年,當然今年同樣也是全球PMI指數集體暴跌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