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奥得-奥得河村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上一次有男孩降生在这座村子里

  • 时间:

【张天回应陈奕辰】

《每日電訊報》稱,在相關報道的評論區里,帖子的內容都差不多:有人覺得奇怪,有人給姑娘們叫好,也有人開不雅的玩笑。人們至今也沒搞明白,為什麼奧得河村只生女孩。

缺少男丁意味著壯勞力不足。“將來,誰乾農場里的活兒?”茲扎克問。

“娘子軍”摘金奪銀村子出名時,正逢夏天的農忙時節,麥浪連天是廣闊的東歐平原在這段時間的主要景觀。乾草被捆成整齊的圓柱形金色草垛,立在等待收割的玉米地旁。

消防局有臉書賬號,上面發了不少村裡的故事,更新頻繁。8月6日,賬號曬出了幾名面露喜色或困惑的村民在攝像機前接受採訪的照片。

“我們把整個事件視為一樁趣事。”茲扎克告訴《紐約時報》,“我總是說,大自然會找到平衡事物的方法。可能會有更多女孩在這裡出生,而在世界其他地方生出來的全是男孩。”茲扎克也有兩個女兒。

因為近10年來,村裡沒有一個男孩出生。

10歲的馬爾維娜·基克勒作為志願消防員受訓快3年了,和其他大多數女孩一樣,她不介意團隊中沒有男孩。“男孩們很吵,很調皮。至少現在我們有和平與安寧。”她說,“在別的地方,他們到處都是。”

“波蘭有句老話:‘男孩出生時,戰爭會爆發。女孩出生時,和平會降臨。’所以,感謝老天。”她說。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青年志願消防隊最近的一場演習中,全由女性組成的團隊動作迅速、敏捷,乾凈利落地撲滅了火,救出“受災者”。隊伍中最年輕的新兵、兩歲的麥婭,靠一名比她大幾歲的隊友攙扶才能從消防車裡下來。

某種意義上,這是為了滿足外界的好奇心。弗里施科坦言,當地人還沒迫切到非生男孩不可。連續10年只生女孩對外界是個奇聞,但奧得河村的人們只是覺得有點兒奇妙。

自蘇東劇變以來,移民潮掏空了波蘭的農村地區,這一趨勢在該國於2004年加入歐盟後加劇。波蘭現有3842萬人口,《紐約時報》稱,有200多萬波蘭人生活在歐洲其他國家。

“我們村被女孩統治著。”20歲的志願消防員阿德里安娜·皮爾魯斯卡告訴波蘭TVN24電視臺。村民們不明白這是為什麼。很多人相信是巧合,就像擲硬幣連續擲出同一面。

奧得河村總共有96棟房屋。這裡沒有學校、咖啡館和餐廳,甚至沒有雜貨店。每隔幾個小時,才能見到一輛車駛過。志願消防隊成了社交活動的中心。

根據聯合國的數據,整個波蘭都是“陰盛陽衰”,居民男女比例約為48比52,總人口性別比為0.930(每1000名女性對930名男性),低於全球平均水平。部分原因是大量青壯年男性移民到國外,只留下女人看家。

美國《紐約郵報》稱,奧得河村的大多數家庭育有女兒,通常還不止一個,所以對縣長的“懸賞”不感興趣,覺得犯不著為這再生個孩子。

奧得河村位於波蘭最小、人口最少的省,農業是當地的經濟支柱。和該國其他地方的許多村子一樣,這裡的人口經歷了急劇下降。二戰剛結束時,村裡約有1200名村民,如今只剩272人。

年輕姑娘們在田裡勞作。暑假的大部分時間里,皮爾魯斯卡開著拖拉機穿梭於父母的麥田中。不過,消防局才是她真正想去的地方。

奧得河村的人們覺得這些都不重要。一名村民對《每日電訊報》談起了波蘭飽經戰亂的歷史,然後表示,女孩們的降生是個好兆頭。

媒體註意到這一點,是在不久前波蘭舉行全國初級消防員競賽期間。位於波蘭西南部、離捷克邊境不遠的奧得河村派出一支“娘子軍”參加青年志願消防員比賽,除了領隊是男性,所有身穿制服上場競技的隊員都是女性。

“你必須深入瞭解歷史,並檢查出生統計數據。”波蘭華沙醫科大學遺傳系主任拉法爾·博洛斯基對《每日電訊報》說,“你必須檢查夫妻是否有血緣關係,哪怕是很遠的血緣關係。然後,你必須對親子做詳細的訪談,並檢查他們居住的環境。做到這個程度,才能發現蛛絲馬跡。”

“我們村被女孩統治”縣長為他們開出了懸賞。科學家想調查他們為什麼“缺席”。媒體記者蜂擁而至,採訪能見到的所有村民,竭力渲染著這座波蘭小村莊的“人口之謎”。

弗里施科的兩個孩子都是女孩。8月2日,他告訴TVN24,下一個生出男孩的家庭將獲得一份驚喜。“媒體上有很多關於我們的話題。有一陣子我甚至在想,要不要用下一個降生的男孩來命名一條街。”弗里施科說,“他肯定會得到非常好的禮物。我們會種棵橡樹,用他的名字命名。”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道,奧得河村的消防局有24名女性、8名男性,最年輕的消防志願者全是女孩。

弗里施科剛和一名波蘭中部的退休醫生通過電話,後者宣稱胎兒的性別取決於母親的飲食。如果誰想要男孩,就得多吃富含鈣的食物。

“女孩們漸漸長大,孩子們圍繞在我們身邊,我們不怎麼在意這事兒。”他說,“直到有人發現我們派出‘娘子軍’參賽。”

但奧得河村的情況特殊。被波蘭電視臺報道後,小村成了媒體的焦點,各國記者紛紛涌入,讓寧靜的村子一下子熱鬧起來。

“如果不起作用,波蘭高地人還有其他久經考驗的高招兒。”縣長笑道,“比如在你的婚床底下放一把斧頭。”

“(村子里)變得有點兒瘋狂,幾近失控。”村長克裡斯蒂娜·茲扎克對美國《紐約時報》抱怨,有些記者不招人喜歡。最近,某獨立電視臺派來4名員工,拍攝《謎案:尋找失蹤男性》這部片子。茲扎克對這部地攤文學色彩濃厚的作品很不感興趣,村民們也是。

茲扎克的一個女兒搬到了德國。事實上,奧得河村的每個家庭都至少有一名親戚生活在國外。人們擔心“人口保衛戰”越來越艱難。

奧得河村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上一次有男孩降生在這座村子里,是2010年的事。在那之後,12個小生命呱呱墜地,無一例外都是女孩。

在奧得河村建立青年消防隊的托馬斯·格拉斯是專業消防員,他告訴《紐約時報》:“一群女孩在2013年找到我,請我訓練她們,好去參加比賽。她們是認真的,訓練特別拼,幾乎有使不完的勁兒。每場比賽前兩個月,她們每天訓練,或者最多隔一天,把課餘時間全用在這裡了。”

2015年,皮爾魯斯卡成為這支隊伍的領隊,她在大學念的是早教專業。“我們團隊里幾乎沒有男孩,但成立6年以來,我們一直在波蘭的各項賽事里摘金奪銀。”她坐在志願消防局的公共休息室里說。屋裡展示了數十枚獎牌和幾十座金杯,都擦拭得一塵不染。

移民潮掏空了波蘭村莊對奧得河村感興趣的不只是媒體記者。“一些科學家表示,他們很有興趣研究為什麼這裡只生女孩。”村子所在縣的縣長萊蒙茨·弗里施科告訴《紐約時報》,“全國各地都有醫生打電話來出主意,教人怎麼懷上男孩。”